廣告
  1. 休閒娛樂
  2. 換妻俱樂部
  3. 夜店
  4. 林志玲寫真
  最新主題最新主題  顯示論壇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搜尋論壇搜尋  成人 性知識
  註冊註冊  登入登入
心理相關
 成人討論區 : 心理相關
題目 主題: 對夫妻性事中「髒話」的心理詮釋
作者
信息 <<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Guests
Guest
Guest


註冊: 2003/10月/01
狀態: 線上
發表: 683
發表於︰ 2005/2月/19 at 6:52上午 | IP已記錄  

對夫妻性事中「髒話」的心理詮釋

  有些男人在做愛時候喜歡說髒話,對此,有的女人稱之為「耍流氓」、素質太低,她們無法理解,何以平時斯文得體、談吐文雅的男 人,也會說那麼「髒」的髒話,並可能由此對 男性產生一些理解。

  「髒話」原本不髒。我們之所以認為它髒,是由於虛偽的性道德觀念的影響。神話中說,女媧是用黃泥造人的,捏好了360個人放 到太陽底下曬,曬到49天的時候便該說話了,誰知到了第48天的時候,來了一隻雞。看到那些小人的兩腿中間多了一點東西,便啄吃 起來。女媧發現,趕走了雞,那小東西原本是女媧專門捏上的,由於被雞啄過了,女媧索性叫它「雞巴」。有雞巴的男人,沒有雞巴的是 女人,我們看一看,雞巴這個詞的神話淵源中,哪能裡有一點點「髒」的調子呢?髒是我們後加的。當我們認為性應該是應見不得人的、 羞恥的事情時,這些關於性的最中性化的詞彙,便成了髒詞了。「操」在古漢語裡的寫法是上面一個「人」字,下面一個「肉」字,純屬 簡單的會意字,同「田力為男」一樣,但今天卻被普遍理解為髒詞。「操」與「雞巴」是這樣,所有我們認為涉及性的髒詞都是這樣「髒 」起來的。可以想像,如果我們繼續生活在一個視性為羞恥的社會中,用不了多久,「陰莖」、「陰道」、「生殖器」等今天看來還屬中 性的專業詞彙,也會成為「髒」詞,我們到那時又不得不再去發明新的詞彙了。——這是一種悲觀的預計我個人堅信它不會成為事實。中 性詞彙,被反性的文化塗抹了一番,才變得髒了,才成為一種不再能夠平淡地談論的禁忌。所以,當我們說「髒話」的時候.我們其實在 體驗一種——

  所有禁忌都對人構成誘惑,不然夏娃也就不會吃那個蘋果了。我們知道,越強烈的禁忌,反叛的時候也便能夠帶來越強烈的快感。這 是一種衝破束縛的快感。做愛的時候說「髒話」,正是這樣一種反叛。越是平時談吐斯文的人,很紳士或很淑女的人,做愛時說「髒話」 獲得的快感越大。 男人在做愛的時候比 女人更多地說「髒話」。性文化對男人的壓制小一些,對女人的壓制更強烈,因為有一個淑女形象 、女人輕性的觀念在束縛著她們,使她們難以主動地衝破這一禁區,所以很少見 女人做愛時說「髒話」。但是,當女人衝破這一禁區時, 她們體驗到的快樂,更為強烈。

  從性愛時的反應來看,做愛的時候確實應該拋開一切約束,盡可能多地滿足人的原始慾望。說「髒話」,對某些夫妻說來,有助於此 。我們知道,做愛的時候是男女最坦誠相待的時候,身體赤裸,精神也應該赤棵。我們拋開了服裝,也要拋開各種框框對我們的壓制。好 的性愛,只要不勉強對方,應該是完全沒有約束的,應該恢復到最自然、最原始的狀態下。如果做愛的時候還想著社會規範,便很可笑了 。說「髒話」,便是拋開社會規範的一種努力。做愛的目的是為了快樂,這需要我們自由奔放,無所顧忌。西門慶何以在19個 女人中最 愛潘金蓮,便是因為潘金蓮在性事上完全放縱自己。看過《金瓶梅》的便會發現,潘金蓮也最會說「髒話」。「髒話」強調的就是沒有「 框框」約束的純生理的人,突出的就是反「框框」的一面,如果戴著「文化」的眼鏡看,說髒話的男人和 女人便成為「淫棍」和「蕩婦」 了。下面,再讓我們分析一下——

  聲音的誘惑

  我們知道,聲音能夠產生性的誘惑力,所以有的情侶做愛的時候根據自己的喜好放不同的音樂。這是因為,聲音對我們的誘惑不僅在 於節拍,也在於內容。「髒話」,便是一種內容直指性的聲音。凱查杜裡安在《人類性學基礎》一書中寫道:「嘲弄甚至淫猥的幽默和『 髒話』,會刺激一些人的性慾。」 男性更容易從視黨獲得性刺激, 女性更容易從聽覺獲得性刺激。所以,相對於男性女性聽到 男人的性 誘惑語言,應該感到更大的快感才對。只是由於長期壓抑,厭性的觀念完成了「內化」作用,人的「超我」、「自我」壓制了「本我」的 聲音,我們以內化了的觀念眼鏡看待事物,竟然也以為自己不需要那樣的刺激,甚至反感那樣的刺激了。即使朦朧地感到一種快感,也沒 有勇氣承認,覺得承認了自己也是「流氓」了。當然,我們還要警惕——

  男性沙文主義

  對於一些滿腦子大男子主義的舊式男人而講,說髒話是他們對女性進行性別侵犯的一種手段。傳統的性觀念認為, 男人是性活動的受 益者, 女人是受損者,做愛是男人「進人」女人的肉體,帶有攻擊、佔有的意味,當他們滿口「髒」字的時候,是在以此強化自己的 男性 「威嚴」。一些 女性憑著性別弱勢者的身份能夠很敏

  銳地感到男性的這種性別沙文主義,所以她們對 男人的髒話格外反感。但也有一些女性正因為這種性別的侵犯,才樂於聽到 男人的髒 話,因為這與社會性別角色對她們長久的灌輸相呼應,是其潛意識中那份順從、依附的慾望得到了滿足,而這種慾望又正是男權文化加給 她們的。所以,這種對「髒話」的認同,是我們要反對的。科學家的研究表明,不管多麼正統的男人或 女人,在聽到「髒話」的時候,都 會產生性興奮。這是人的本性,我們不要再壓抑、扼殺自己的本能了,讓我們達到性健康吧!

 

↑TOP↑  
 

如果您想回覆本帖您必須先 登入
如果您還沒有註冊您必須先 註冊

   
 列印預覽

論壇跳轉
不可以 在本版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 在本版回覆主題
不可以 在本版刪除您的發言
不可以 在本版編輯您的發言
不可以 在本版建立投票
不可以 在本版投票

Powered by Touch Forums version 7.9
Copyright ©2001-2004 Touch Guide

頁面執行時間為 0.1719 秒。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