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s Home

Storys Blog


成人小说,色情小说,情色文学 小说,成人文学!同志小说,色情小说,文学,情色,黄色小说
   ·   Return to Website

  最上页
  上一页
 
  发表区首页
下一页  
最末页  
Viewing Page 1 of 1 (Total Posts: 7)


Author Comment    
Lily



Jun 2, 08 - 7:02 PM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九月十二日中午在嘉义结束公务後预定下午开始休假,转往斗六拜访朋友,
临时接到服务单位的通知,要我赶到高雄处理一些突发状况,只好改变行程南下;
等我把事情处理好已经是星期五的上午十点多,看到电视上的气象预报说台风有可能在北部登陆
耽心到时候交通受阻、又匆匆赶回台北,当天下午叁点多回到家。
星期五晚间台北无风无雨天气好得很,约了Elena以前的同事Lily和绍良夫妇一起共进晚嚏B喝茶聊天,
绍良後来回邀我们第二天到他们新店家中打球和午嚏F
看看当时的天候也没什麽特别的变化,猜想台风应该不会登陆才对,我们於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邀约。
星期六一早起来依旧是个阳光普照的大晴天,我和Elena依约到了绍良家中,
当天Lily还约了她的同学Cindy和Poll夫妻、Lily的同事雩扬和明秀夫妇与他们的邻居Tony和Amanda夫妇等人;
大家都不陌生,但有一段时间没有聚会,这次见了面总免不了相互寒喧一番,
然後五个男人到中庭打球,五位女士则在家里聊天准备午嚏C
到了上午十点多天气开始阴暗了起来,接着下起了小雨,我们回到绍良家中,雨势越来越大,
Cindy耽心小孩在家没人照料,急着打电话找她堂哥和堂嫂就近把孩子接过去;
同样的雩杨和明秀夫妻两人也打电话回家,要儿女到对面外婆家去,免得台风天小朋友待在家理会害怕。
绍良看着他们这两对夫妻耽心子女的样子,笑着对我说:「还是我们好,小孩都长大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不必父母操心,做父母的也乐得清 自在。」
Amanda也附和着绍良的话:「这个时候正是我们享受人生的开始!」
Cindy听了他们这几句带着些阴o意和骄傲的言语,露出一丝羡慕的眼神打趣着对我们说:「完全正确,
 你们这几位高龄帅哥和资深美女现在是无牵无挂自由自在,尤其是在某些时候想做某些事,绝对不用耽心有小朋友来打扰你。」
Lily马上反问Cindy:「某些时候是什麽时候?某些事是什麽事? 经常在某些时候被小朋友打扰吗?
 是只打扰 还是连Poll一起打扰?你家的小朋友有没有向贤伉俪提出什麽问题要您们解答呀?」
一连串的问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Cindy不甘示弱的回应Lily说:「 结婚比我早、经验比我多、什麽时候做什麽事还要我来教你吗?有没有被打扰过,问问绍良最清处!」
一来一往几句话引起了当天岳 W的话题。午尴渔 铪Y边聊,延续着屦e的对话;
由几句逗趣的玩笑话,渐渐谈到夫妻生活中较私密的趣闻,
接着又把话题转到五位女士对「性」的看法与感受,再转换到男人对妻子在床笫之间的观点,
Poll有意无意间的说出了他的幻想:「每次经过情趣商店门口,看到橱窗里Model身上的内衣或睡袍、总想停下来仔细看看;
 我老婆老是拖着我赶快离开,想看看真人穿这类服装那更是想都别想!」
Cindy羞红了脸低头小声骂道:「不要脸的家伙,整天满脑子就是些东西、你以为我是0204的接线生啊?」
接着又是大家的一阵笑声弄得Cindy更不好意思。
Lily看到Cindy的窘态有心为她解围,故意提高音调问Elena说:「听说 常表演特别的服装秀给Dick欣赏是吗?
  到底有几套这样的衣服,什麽时候秀出来给我们这些姊妹开开眼界?」
Elena没想到Lily会突然有这一问,情急之下不加思索就回答她:「其实也不过就那几套,穿来穿去都差不多;
 我的身材又没 们好,老公早就看厌了!」
这句话又惹起了大家一阵哄堂大笑,换成我的老婆脸红了。
午屦 U午一点左右,雨势稍歇,大家有意回家,
绍良就说:「台风雨就是这样子有一阵没一阵的下,到现在都还看不出有什麽起风的迹象;
 乾脆趁着雨停各位夫人到街上逛逛,我们这几位一家之主在这里喝啤酒聊天,大家晚点再走。」
我们都知道绍良的好客在朋友之间是出了名的,既然他藉雨留客,我们也就接受了他们夫妇的挽留。
当几位女士穿鞋整理服装准备出门的时候,Poll在一边低声与Lily和Elena咬耳朵,不知道说些什麽,
等她们走後绍良立刻追问Poll,到底和两个资深美女谈论什麽军国大事还是机要秘辛,如此神秘兮兮的?
Lily



Jun 2nd, 2008 - 7:03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Poll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绍良:「其实也没什麽,我只是拜托两位大嫂帮忙游说我的爱人同志,
 看看能不能说动她到情趣商店里走走,可能的话怂恿她买套内衣回来让我欣赏。」
雩杨听了以後露出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说道:「啊!没想到尊夫人嫁给你那麽多年还是这麽保守,
 兄弟呀兄弟!你真是管教失当,家教无方啊!」
Poll被雩扬这句话调侃了之後也反唇相讥道:「兄弟在下敝人我别的长处没有,就是会督导老婆,
 向这种事内人一向是遵从我的命令自行判断、决定和执行的,至於该怎麽样管教自家夫人,还望魏兄多多指点!」
绍良拿出啤酒来给大家喝,还不忘用言语戏弄Poll:「连老婆都教不好,你竟然还能生出小孩来,简直是人间怪谈;
 我真怀疑你们两个有没有看过A片,要不要我放张比较不A的VCD给你学习学习,练练胆子、省得你跟Cindy上了床还会发抖!」
一阵笑闹过後,绍良真的拿出一张『爱曼妞情史』放给大家看,我们五个人边喝啤酒边看影碟边聊天,
话题总绕着女人与性打转、再不然就是议论着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性爱和身材体态。
在这段时间里,豪雨一阵一阵的下来、而且一阵比一阵大,到了叁点钟的时候,
Lily打电话回来说雨势实在太大了,他们叫不到计程车,要绍良开车去接她们;
於是绍良和Tony开车出门接她们,半个小时以後,五位少妇甩着水珠进门。
我看见Lily和Elena对着Poll点头和微笑,绍良轻声对我说:「奸计得逞了。」
五位女士进了屋里,马上叽叽聒聒的谈论起大雨中逛街的情形,我故意问她们买了些什麽,
Elena淡淡的应了我一声:「没什麽,还不就是些平常用的零碎东西和几件普通衣服、鞋袜之类的;
 雨下得那麽大,也没什麽地方好去,哪有什麽心情去挑挑拣拣的?」
明秀对我眨眨眼,又朝Cindy瞟了一眼,
我会过意来,故意拿起Cindy身边的提袋问大家:「这是哪位小姐的,里面是什麽好东西,参观一下怎麽样?」
Cindy看我好像要打开袋子的样子,赶紧过来把袋子抢在手里、
紧张有点结巴的说:「雨越来越大了,又有点起风的样子;搞不好台风真的来了,我看大家早点回家吧!」
她这一喊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赶快把电视频道转到TVBS-N收看台风消息发现气象局已经发布陆上台风警报,
大家於是决定等这阵雨小一些下去之後大家趁早回去。
等到下午五点多雨势小了,除了住在同一个社区的Tony和Amanda夫妇留在绍良家、其他人都向男女主人道别;
但大家把车开到社区大门口的下坡路段,才发现路面已经积水,停在路旁的轿车被水淹到了车窗、
最糟的是这种依山势建 的社区大多都只有一条出入道路、遇到突发状况想找替代路线都找不到,最後只好折回绍良家,再继续等下去。
晚 H後社区大门的积水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淹越深,风雨也越来越剧烈,绍良夫妇要我们留下来过夜,
我们虽然不好意思,看来也只好这样了。打了手机告诉家人今晚将留宿朋友家之後,大家就安心的留下来了。
贴心的晚上八点多几个男人轮流到浴室洗过澡後,回到客厅里喝茶聊天,
五位女士也梳洗完毕,聚在主卧室里研究她们下午外出采购的成果。
从卧室里传出阵阵的嬉闹与欢笑声,可以断定这些妇女同胞似乎找到了什麽有趣的话题,正在循着主题相互比较和调侃着。
绍良想起下午Lily和Elena对Poll所做的暗示,压低声量问Poll说:「你老婆有没有跟你提她们去买衣服的事?」
Poll耸耸肩摇头回答:「这种事她好意思讲吗?说不定东西带回家就丢再衣橱里缮 A甚至连我用强迫的方式她都不肯穿呢!」
这时Tony突发奇想的对大家说:「乾脆叫里面那几位来硬的,四个人一齐动手把你老婆脱光了推到客厅,
 然後把那套衣服础b这里;为了遮羞到时候由不得她不穿!」
Poll一听连忙大叫:「喂喂喂!我家夫人不管是本尊或分身,总共加起来就这麽一个,被你们这麽一整还得了?
 弄不好以後我就得自己回家煮饭 小孩了。拜托各位大哥、大嫂高抬贵手,留条活路给小弟走走!」
雩扬和我被他的夸张表情逗得哈哈大笑,可能是声音太大,惊动了房间里的几位姑娘;
Lily打开房门探出头来张望,问我们闹什麽?
我回头看,在半开的门中,看到明秀的身体,她面对门口,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透明的细肩带短睡衣,胸口开襟开到接近肚脐的位置;
前襟和裙 镶有蕾丝花边、里面没有穿胸衣,下身穿着一黑色条透明系带内裤、隐约的露出乳头和阴毛。
Lily



Jun 2nd, 2008 - 7:04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一双长及大腿的黑色丝袜,配上黑色蕾丝吊袜带和袜端的缎带蝴蝶结,衬托出白皙的大腿,
脚上内双叁 细根的绒面浅口露趾高跟鞋,更突显明秀修长的双腿,鞋上若隐若现的黑色皮质雕花饰边,
及脚跟背後的小蝴蝶结,与脚踝前方的扣带让脚型显得更美、更性感!
她发现我这麽专注的盯着她看,马上闪身躲开;Lily也在同时发现我窥探到房间里的秘密很快的把门关上。
转过身来我对雩扬说了一句:「大嫂真美!」
其他叁个人马上凑过来,问我看到了什麽,
我故做神秘的对绍良说:「你赶快去房间里看看,好像发生什麽事了!」
绍良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少来!看你那副眼神,房里还有什麽光明正大的事吗?
 你既然知道有事情发生,为什麽不直接过去?你怕被这几个女人修理,难道我就不怕吗?」
於是大家又笑了起来。
我把刚才看见的春光简单的向大家叙述一遍,
Tony马上会过意来:「应该是在里面玩内衣秀,难怪刚才听到她们在房间里吵吵闹闹的。
 如果能把她们逼出房间让我们欣赏欣赏该有多好!」
我们就商量怎麽样诱导这五位女士,在我们面前展现她们下午添购的新衣,但各人提的办法都觉得行不通。
这时候房门再度开启,Lily穿着厚厚的长睡袍走出来对我们说:「你们五个色鬼想设计我们呐!
 也不知道讲话小声点,你们以为我们聋子啊?哪个神经病舍得把自己的老婆拿出来展览?无聊!
 想欣赏我们的内衣秀就免了,夫妻两个好好互相欣赏吧!这里有叁个房间,今天晚上您们两对睡在我们家,
 其他到Amanda家去,等会儿看是谁换好衣服,就快点回去欣赏喔,春宵一刻值千金喔!」说完就回房间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明秀从房间出来,身上也套着刚才Lily穿的睡袍,准备和雩扬到另外一个房间去。
我看她腰带没有系,灵机一动,趁着她经过我身边时,藉机伸手去拿茶杯,她被我绊倒,我顺势一拉,就把睡袍给扯下来了。
露出内在美的明秀,不自觉的尖声惊叫起来;房间里四位姑娘听到惊呼声,急忙打开房门出来看望;
这下五个女人一切春光尽 ,尤其是Amanda最狼狈。
她正准备换衣服回家,裸露着上半身,挺着五个女人之中最健美的乳峰,让五个男人看了个透彻,她当场羞得满面通红。
她们望着我斜倚在地板上面露笑容,Lily马上就看穿了我的诡计笑骂着说:「你还真贼,连这招都想得出来!
 Elena被你看了那麽多年还嫌不够哇?别人的老婆是她老公的专利你也敢看,当心今天晚上Elena把你的宝贝拿来打结!」
五位女士你一言我一语的边笑边骂,看来她们并不是真的生气,
我就理直气壮的对众人说:「 们这些女人也真够自私,躲在房间里自己看了那麽久,就不肯让老公们瞄一眼,
 难道 们想要我们五个人都去出家吗?既然都看到了,乾脆就到客厅来大家一起聊聊不好吗?」
房间里四个人 推我、我推 互相『礼让』了一番,才一个个带着羞赧的神色半推半就的出来。
五个女人从房 走到沙发旁,在各自的老公边坐定了以後,我们才发现这五位女士穿着打扮,竟然完全一样。
经过Lily解释之後我们才明白为什麽-下午时四个人怂恿着Cindy去情趣商店,
因为Cindy是第一次购买这种内衣,就要Lily和Elena帮忙挑选;试穿以後大家都觉得式样不错,於是就一人买了一套。
本想只是穿回家给自己的老公欣赏,式样相同也没什麽关系,谁知道会意外的同时曝光,竟成了一群制服女郎。
各人各自搂着自己的太太,五位夫人仍然显得有些 促不安的样子,
我告诉五位女士:「大家都是相识多年的熟朋友了,也野面`对朋友的妻子或丈夫,会产生性幻想,
 或钗陵 垭 缙 Y一位在座当作遐思的对象;今天在这个私密的空间里又没有外人干扰,何不就此互相欣赏呢?
 反正穿着薄纱睡衣,又不是全裸,跟您们穿泳衣有什麽不同呢?」
屋外的狂风骤雨让我们之间增加一种紧密感,我们忘了稍早的不安。
加上我的一番歪理,说得众位男士色心大发,众美女们也稍为释怀,绽放她们的笑容,
只有Cindy还低着头讪讪的说:「我总觉得我们都穿同样的衣服,做同样的打扮出同时现在你们面前、
 就好像五个应召女郎一样!还是没办法放得开。」
老婆Elena也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为了让各位女士放松心情我对她们说道:「既然有这种感觉,那就不如暂时把自己当作是一夜兼职的应召女郎、放纵一晚,
 让做老公的尽情享受 们今夜淫荡中的魅力,感受一夜 们饥渴中的热情吧!」
同时我还把Elena抱起来,让她斜躺在身边,上半身依偎在我怀里,一面揉抚这她的身体,一面给她热吻。
没多久,我用眼睛的馀光看到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如法炮制起来。
客厅 的气氛逐渐的气氛热络了起来,五对夫妻在暂停热情爱抚的同时,也看着其他四对的表现,溶溶的春光中丝毫感受不到窗外的风雨。
Lily夫妻不知道什麽时候,给每对夫妻送来了两杯酒,他们要我们举起酒同饮,我们一饮而尽。
喝的时候,我注意到两杯酒的颜色气味不一样,我喝的是鹿茸药酒,但妻子喝的是日本的清酒。
酒液从喉入小腹,一股药力催得我的肉棒挺直起来。老婆喝了以後,两颊更显得绯红,她的腰身和臀部也一直往我怀 挤。
Lily



Jun 2nd, 2008 - 7:05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客厅 淫靡的感觉迅速感染每个人,彼此言谈的内容也逐渐放开了,每对夫妻彼此的性事,在家里的床戏细节和经验,
就在这种兴奋中带着些神秘的心情下,被拿出来相互交流。
我一手轻抚妻子的奶头,一手趁机拨开Elena的双腿,手指头隔着叁角裤,在她阴部的地方抚拍,
她顺势打开了腿,这时我看到绍良的眼光一直瞪着Elena的下体,我乾脆翻开她的裤子,她那微密而流汁的阴阜就露出来了。
而且,当Elena的阴部暴露之後,两对夫妻也接着跟进,
平常行事作风较开放的Lily,这时候更是大胆的拉开绍良长裤的拉 ,掏出她的宝贝握在手中抚弄着。
Cindy也褪却了先前羞赧的情绪,任凭Poll在她身上轻抚,而且还偎在Poll身上不断的亲吻着他的面颊和下巴。
妻子Elena的阴唇经过我轻轻的撩动,湿润了裤缘,我乾脆拉下她的内裤,
而她的纤手也情不自禁的打开我长裤的拉 ,掏出我勃起的阴茎抚摸。
Lily在玩弄绍良的肉棒时,也看着我的肉棒。
她叁度起身为大家斟酒,尤其在斟酒给我身後的Cindy夫妻时,就故意走到我前面,让我的眼睛不必细看,
可以看到她那包裹在透明内裤 挺起的阴户。
同样的,她也让雩扬、Tony和Poll有机会欣赏她的胴体,
我手指挑碰妻的阴核,眼睛盯着别人妻的私处,赞美的说:「她真是好的女主人!」
绍良举酒向我致意,也说声:「Dick兄嫂的花容美体也令人心醉呀!」
Lily在跟大家斟了五巡後,就拿起酒杯,向绍良说了几句耳语,他点了头以後,她就说出了当晚我渴盼和她想尝试的幻想:
「祝今晚大家宾主尽欢!这一次的家聚我觉得感觉非常甜美,谢谢您们今晚的付出,让我这个女主人面子十足。
 今晚所发生的事,是我们一个最隐私的秘密,希望大家放开心胸,就好像大家看A片一样,只是这场片子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演员。」
她站起来的时候,我才看到她的叁角裤已经脱落在脚下,她裸露的阴阜有整齐修剪的阴毛,呈现心形的覆诮b洞穴口。
那个洞口,正被四个男人的眼睛轮奸呢!
她喝了一口酒又接着说: 「我先声明我没有『外公』,却有外遇的幻想;我不曾和我老公以外的男人发生肉体关系,
 但有时我看到心动的男人,幻想会在我脑海中荡漾。我有荡妇的感觉时,绍良就很容易带我到高潮,今晚我又想要有荡妇的感觉。」
她的大腿内侧有一条细细的水痕,坐在她的左侧半公尺的位置,我看到那条晶莹的丝线,是从她两 桃瓣滑下来的。
她继续说:「今晚我是主人,我希望哪位大嫂能把 脱 家老公衣服的特权,暂时借给我一次,让我一面帮他脱,一面抚摸他的身体,
 让我尽个女主人的义务,也让我享受一点偷男人的感觉!」说完她把眼光望向老婆Elena望去,好像在徵求她的意见,
Elena靠在我身上轻声对我说:「老公~便宜你了,你想不想享受一下Lily的柔情?」
我还在怀疑这是她们女人在房 的反制策略,因我曾告诉妻子对Lily裸体的欲求;
我更怀疑绍良会接受让他老婆为宾客性服务的事实。
但绍良的眼神向我轻轻的点头和微笑,纾解我的疑虑,加上我对Lily身体的欲情难遏,於是我不客气接受了Lily的『饭後甜点』招待。
Lily放了一片法国香颂音乐CD,便莲步轻移在我身边坐下。
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後用微微颤抖的手先我那把昂首的肉棒放回内裤,再解开我的衣扣,脱下上衣长裤与内衣;
每脱一件,就轻柔的抚摸我身上露出的部分,由手臂、手背到手心,接着是大腿、小腿、前胸和後背。
最後将两只手伸进我的内裤,前後仔细的把我的臀部和阳具揉捏了将近五分钟,才缓缓的将内裤褪下。
我站起身来,她拍了一下我的结实的臀部,把我转过身来面对Elena,
Lily两手抱着我浑圆的屁股, 过我的臀围,纤指圈套挺立的肉棒,
对准她的鼻头说:「Elena,你老公的小坏蛋,果然如我想像中的挺拔呵……」
她看着绍良一眼,就嘟着嘴亲了我突起的棒头。
绍良没有反对的样子,她放大胆子就把龟头含在嘴 ,并且用舌头把肉棒推到腮脸。没有吸吮,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嘴 填着男根。
大家全部的视线,都停留这个在自己丈夫跟前,玩弄别的男根的女人。倒是我好像我变成她们两位女人的男奴。
叁分钟以後,她吐出我昂首的肉棒,把他转向Elena,
妻子接手过去,套住棒头娇声地说:「小坏蛋,你今晚这麽红咚咚的要『ㄍ~ㄢ〵』麽,真坏!……」
和Elena结婚以来,她从来没有说过『干』字眼,这个只有在她性高潮时才会说的私房话,
今晚她说了,而且在前戏时就说了,说得浪极了!
Elena和Lily都跪在我的双腿之间,Elena用舌头和嘴唇舔吻我的阳具,由阴囊、阴茎到龟头依次而上,再反序而下;
我转身轻抚Lily的酥胸、亲吻她的樱唇,然後也把我的手滑到她的私处,轻触了她蜜桃阴户内的阴核。
我小声的问Lily平常是不是这样帮绍良脱衣服的?她面带红晕微笑着点头,然後看着Elena口交的激情。
Lily把我的手指在她的阴户 插几下,我沾着她的淫水的手指,直接的感受她的湿潮。
她轻吻了我一下,就起身抽出我在她体内的手指,扭着臀腰走回到绍良身边,开始帮他脱衣。
这场活脱的春宫秀,让其他叁位女人也开始动手脱她们老公的衣服,连续约有十分钟的时间屋子里很安静,
除了门外的风雨声外,只有男女嘴唇对嘴唇、舌头对阴蒂和舌头对龟头的吸吮声;
间杂着五位姑娘轻微的呻吟。是酒?是Lily?还是我们的表演?或是他们的投入即席演出……
每对夫妻逐渐由相互投注的眼光,转为注视其他四对夫妇的美姿,当大家眼光交集在一起,每个人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一种只需要眼神交换,就能让对方了解心意和情绪,温暖和自在开始在每个人心中酝酿、提升。
屋外的狂风骤雨让我们之间有一种紧密感,我们忘了稍早的不安。
这个时候Tony好像发现了什麽惊人的秘密似的,高声说:「Poll!你怎麽到现在还没把Cindy教会?
Lily



Jun 2nd, 2008 - 7:06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什麽都脱了,就是不脱内裤,难不成你们刚才是隔着内裤吹萧的?Cindy要不要Elena或是明秀再示 一次给 看?」
Cindy被Tony的话弄得面红耳赤,她紧紧抱着Poll,把脸部深深的埋在老公的胸前;
男主人绍良跟着起哄说:「我看不如就叫Cindy和 Poll先做,我们大家从旁指导好了。」
一阵哄闹以後,还是女主人Lily出面解围,她建议大家用抽签方式决定哪一对夫妻作示 教学,
其他叁对现场观摩指导,她会把她们家气氛最好的主卧室开放给观摩场,
我们一听说是主卧室更是亢奋,绍良夫妇卧室的房中情趣早已传闻在我们朋友之间。
四对夫妻起身相拥,鱼贯走进他们的房间。
将近二十馀坪的空间 ,不但空间宽敞,陈设更是深具巧思。
欧式的席梦思铜柱大床围着粉色薄纱,蕾丝边镶滚水色的床具,让人不赖床都不容易找到理由。
床侧有张躺椅,款式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闺房的情趣椅。稍远一点的落地窗前有两张躺床,妻子说Lily夫妇习惯在房 晒太阳。
窗外面对的空旷景色,伴着青山白云,让她们夫妻即使从太阳晒到月亮,也没有别人知道。
房间另一边的浴室,被透光的琉璃砖半围着,只要一打开浴室 的灯光,房间的任何角落,都看得到浴室 曲折窈窕的女体轮廓。
浴室 双人按摩浴缸前磁砖上烧的日本浮世绘裸体插画,也透露着这对夫妻不凡的淫靡品味。
後续意外的发生在夫妻性爱示 教学的事情。
被哄弄的Cindy卅Poll夫妻在抽签时没中签,得签王的竟然是我和Elena。
众人叫好声中,我看到Lily媚眼的示意,我知道在五个男人中我的身材最好,
常随着部队出操,让我身上没赘肉,虬结的肌肉是妻子高潮时最喜欢爱咬的地方。
我把Elena抱进纱幛软床,让她平躺在床上,其他四对夫妻跟了进来,在床的四周或站或坐。
Lily在主卧室 点了七、八根蜡烛後关上主灯,
绍良则是继续当个好主人,播放着法国香颂交欢的乐曲,吐气不匀的Elena早已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
我解开她的情趣内衣,让她全裸躺在大家的眼前。我跨过在她的身体,专身分开她的大腿根部,
却把自己的肉棒放在她小嘴边,以两人69的姿势开始我们的前戏。
我俯下身去吸吮她的阴蒂,Elena有默契的握着我的阴茎张开嘴含住我的龟头;两个人开始互相舔吻和吸吮着对方的敏感地带。
口交的快感使Elena阴户里流出大量的淫液,跟着兴奋的生理需求使她不断的随着我的舌头舔动一上一下的挺动着,
他对我阳具的吻吮也越来越激烈;我觉得整个前戏已经达到逗引欲望的目的了,
转过身来抬起Elena的两腿夹在腋下,将阳具插进她的阴道中开始抽送起来,Elena的下体也配合置着我的抽送有节奏的迎送运动。
下体紧密的结合,使我放开爱妻的双腿,左手抱紧她的上身、右手揉搓着她的乳房;
太太的两腿环勾着我的大腿、双臂仅扣着我的後颈,四片嘴唇紧贴在一起
Elena紧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不断的抽动任凭我用力吸吮,喉间发出模糊阵阵嘴里发出阵阵模糊不清的呻吟。
Lily看着我们俩的爱姿,忍不住跪在床沿,趁我在阳具抽送的间隙里,
伸手到Elena会阴部位轻抚、亲吻我的臀部和爱妻的小腿,然後把沾在手上的淫液放在站在一旁的明秀鼻子前面。
明秀闻到淫水味道,两脚紧夹着雩扬的大腿,一手套弄她丈夫的阳具。
绍良先是伸手抚摸妻子的乳房,後来接替Lily的位置,拨弄爱妻Elena的淫穴,同时又把他自己肉棒送到妻子手上让她套弄;
最後当我深入Elena时,绍良已被趴在床上高耸臀部的Lily所吸引,站在她身後,扶正了勃起的阴茎,插进阴户里用力的抽送。
她们夫妻的眼神,却不约而同的看着我和Elena结合交欢的部位。
床挤不下雩扬和明秀,他们两人便移到在靠床的情趣椅上,用坐姿开始了他们的云雨游戏,
明秀背对着雩扬,大开她的阴户,上下套弄着她老公的肉棒,
眼睛直瞧着Lily床前梳妆台的镜子,似乎陶醉於欣赏自己的媚态,也让我们视奸了她夹着硬挺肉棒的肥鲍。
Tony和Amanda与Cindy和Poll两对夫妻,分别在窗边的躺床上找到适合的地方,他们紧拥彼此的肉体,却凝视着别人的妻子。
房间 分成了两组性戏,却共享着原来属於最私密的性爱。
玩了二十多分钟以後,我要Elena起来,站在梳妆台前面,两手扶着桌沿,用立姿由後面插入妻子继续抽送。
床上则让给Poll卅Cindy,Cindy夫妇仍旧采用传统姿势继续着他们的交欢,
但另一侧的Lily卅绍良早已换了姿势,她侧躺并握抬起右腿,让绍良跪骑在她的左腿上,把阳具送入腿间的蜜穴。
明秀跪在情趣椅上让雩扬操控她的欲望,尽性的享受着奔放的情欲,Tony和Amanda则与Lily卅绍良夫妻两人相同姿势的游戏。
刚进房间的时候Elena因为第一次被朋友围观她和老公做爱,有点放不开,只敢发出些低声的呻吟;
但等到其他几对夫妻陆续开始交欢,我要她睁开眼睛观看四周几对的夫妻时,这使她的情欲越来越亢奋,
她时而眯着眼,时而凝视明秀的小穴吞吐雩扬肉棒的画面,口中的呻吟声渐渐变成淫声浪语,不断的高叫着:
「哥哥……我的大肉棍哥哥……!用力点!就是那 !顶我~磨我~就这样深入我。
 喔…喔…亲爱的!我的穴好麻!好舒服!好过瘾!再给我几下,我要来了……不要停!」
Amanda也是淫呓不断,她不停的哀求丈夫Tony,有时高亢、有时低惋乞求。
让人分不清她是高兴还是抗拒:「Tony达令!……雪…雪…雪…就让我休克!你看你的淫妇爱人!
 她的小妹妹……洞洞妹妹…要你使劲磨。你好棒…妹妹 要你用力…干…使命戳!戳穿我的……小 !」
让人血脉贲张的淫声直叫人兴奋不已!我们互相欣赏着其他四对夫妇那种沈浸在性爱欢愉,
我突然发现四对的神态和性姿都更有风情,耳边更传来阵阵淫浪的叫床声,简直比吃了春药还让人感到欢畅。
Lily



Jun 2nd, 2008 - 7:07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屋外的风雨声将屋里的淫呓衬托的更生动、更撩人,特别是人妻Lily的高潮更令人薰陶。
当绍良舌舔Lily阴核,Lily把下半身抬起,迎合着绍良舌尖的拨弄,眼看着就将达到高潮,
绍良又从床头柜里拿出电动按摩棒,把震动强度调到最高,然後插入Lily的阴道中,
电动按摩棒的威力在Lily下体中不歇的发挥,更弄得Lily不断的尖叫。
绍良也把他的阳具 鼓涨的精液,全数射出,我看着Lily的喉头吞 几下,那些精液竟被Lily全部吞了下去。
同时看到绍良射精,也听到Lily满足的喘息声和淫叫声,
这种淫靡的气氛使其他丈夫也相继在拥着他们的妻子,在她们饱满的阴户 射浓精。
这种感觉熟悉得像是在自己卧房 ,两人一面看色情片一面做爱的感觉,
唯一不同的是───今晚每个人都在别人色情片 扮演催情的角色。
香颂乐曲的旋律仍在房间内回荡,烛光回影加深了主卧室的宽敞和幽隐,
更提供了大家有点温馨却也有点秘藏的感觉,更消除了所有人的不安。
没有人有意遮掩自己的身体,在卧室里我们全部都裸着身体,或躺或坐。
即使大家依次进去浴室 盥洗,每对夫妻走动的时候,也充份展示了他们妻子的自信优雅的身姿,
当然也赢得了男仕们钗h的赞美和叹息。
当我们漱洗完以後,换了明秀夫妇。
她们和我们错身时,我和雩杨扬分别交换拥抱明秀和Elena,我轻触着明秀的脸颊和酥乳,
雩扬则把双手放在Elena的背脊,轻拍了叁下,就顺势滑落妻子Elena的香臀,把她的下身贴在他的小腹上,
最後才在妻子的乳房上轻吻了一下。
回到客厅 我顺势摸了Elena的穴缝,发现她又湿了,我笑着低声问她说:「Elena,刚才雩扬摸你一下,你就湿了呀?」
妻子娇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似乎在怪罪我刚才不该先示意拥抱,事後才怪别人吃她豆腐。
大家聊了一阵,Cindy卅Poll夫妇决定去住Tony卅Amanda夫妇家,於是穿好衣服跟她们回家去了。
我和雩扬夫妻两对则决定住在Lily家的客房,Lily夫妇安排好我们的房间,就回房进去浴室 泡按摩浴缸。
我们各拥太座分别到自己的房间安歇。
我拥着毛毯裹着裸体的Elena陶然入眠,半夜叁点多我口渴醒来,包着毛巾走到曙U喝水,
却在曙U遇到明秀自己一个人到冰箱取水喝。她也包着一条短毛巾。
我们坐下来 谈的时候,她的毛巾只遮到大腿,而且只要稍为张脚就暴露她的蜜户。
她无意掩饰她的春光,我也乐得享受她毛巾下的风情,只是这样一来我的小弟弟又勃起了。
挺起来的姿势立刻让明秀注意到了,她笑着说:「Dick呀,Elena没吸乾你的骨髓吗?」
「呵呵~明秀,销魂的美、蚀骨的媚,才吸得乾骨髓,Elena才有前者,明秀大概已经两者具全,才能让雩扬睡得那麽安稳!」
「贫嘴!」她笑着侧过脸,接着说: 「有件事想问问你,你和Elena做的时候,Elena有没有像Lily一样?」
她提到晚间Lily口交老公然後吞下绍良精液的情形,我问她说:「什麽一样?」
「就是没有吐出来呀!」她有些羞赧解释。
「奇怪?明秀你从来没和雩扬这麽做吗?」我很怀疑,上半夜才在情趣椅上主动征服她老公的女人,怎麽可能一无所悉!
「有呀,但雩扬从来没有射在我的嘴 呀!而且他的味道有点苦!」她说。
「呵呵,原来如此!这样说吧,有的男人精液是苦涩,有的就不是。
 Elena说我的精液不苦,所以她不排斥,尤其她大姨妈来时,她就会叫我射在口 。」
「喔!不过…这会不会是不同人的忍受度差异?」明秀还是有点怀疑说。
「明秀呀,这和人的饮食习性有关,吃的食物不要偏好肉类,精液的味道会比较好吗?」我答。
「哦~原来……有机会的话,我倒想试试看。」她有点恍然悟了。
「有机会试试?」我反诘。
「Dick呀,你想到那儿去?你真坏,我是说……」她举手做势要打我,以作为辩解,但围身的毛巾,却在一瞬间掉落下来!
我看着她客房间 没有动静,也脱掉毛巾,裸身抱着明秀的身体,轻声的告诉她说:「你是说你现在就试吗?」
她稍微扭个身,发现不能动,同时我的手抓着她的手,握着我顶着她下体的那根肉棒。
她抬起头来,微嗔的说:「Dick,你真是够称上猪哥(台语)!」
我分不清她眼神里有几分的惊奇或是豁出去的释然,但她蹲下去了。
轻启着樱唇,用两只手拱着我的肉棒,舌尖点舔龟头,然後双唇含着包皮把肉棒吞进嘴巴 面。
她的双唇让我想起她开阖有致的阴唇,前半夜她淫兴十足的套弄她老公肉棒。
望着明秀性感的体态,我扶着她站起来,走到沙发的旁边,热情拥吻轻揉她的乳房。
她要我躺下来,然後跪在我的腿侧,握着我的阳具吸吮。
她的整个口器完整含着我的龟头,舌尖灵活的在四周轻扫,让我从下体传来阵阵酥麻,
嘴唇紧裹着阴茎,深浅交替的套弄着整个阳具,加上被她包覆在双掌里的睾丸,我有种温热和膨胀的快感。
配合她的套弄动作,我禁不住让下体前挺後收的律动。
我的双手玩弄她的双峰後,就将姿势调整为六九式,她整个阴阜完全在我眼前开展,我也不留情直攻她的蜜穴。
拨开那肿涨的外阴唇,我用舌面卷成桶柱,像跳蛋一样的在她的阴阜内伸缩,她的淫水从我的舌尖滑向我的咽喉,
我熟悉的顺着呼吸把她的淫水吞入,这件事对我很自然,Elena常常会被我的这番前戏带出一段高潮。
果然,明秀的臀部开始前後左右的摇动,
她换气吐出肉棒的时候,急喘的告诉我说:「Dick你的舌头那麽厉害,真有过人之长!口技让我high的男人不多…」
「让你high的男人不多?」我听得话中有话,就问。
「别多嘴,多嘴以後就吃不到!」她发现失言,酡红脸庞有点恼怒的样子。
「遵命!明秀给蜜桃,Dick就封口。」
说完我要明秀把姿势调整过来,让我的小弟弟能滑入她 淫水的肉穴。
明秀移动了身体,纤手要把我的肉棒放入洞 ,我第一下插入,就停了下来,因为我们听到Elena起床的声音。
妻子在房 问道: 「Dick!你在那 ?」
我应声说:「老婆,我在喝水。」
「喔,喝完水快回来,顺便倒杯水给我。」
妻子问完就没声音了,我告诉明秀说,这是她的习惯,不要紧。
Lily



Jun 2nd, 2008 - 7:07 PM
Re: 与好友们的台风夜

倒是经过这一打断,明秀就变了节奏,她说:「Dick,今晚让我的妹妹领个牌坊,她今晚只给老公!」
我有些迟疑,她在我耳根说:「今晚我没避孕,怕怀孕!不然……看我会放过他?」
她轻吻我的额头,下身的阴户却紧密的夹着肉棒,再缓缓的抽出我的男根,说:「今晚你就在我口中爆浆吧!」
「口中爆浆?!」我又是一惊。
「你们男人不常这麽说的吗?在聊天室时,那些男人都这样说呀。」她答。
「那你常上聊天室吗……?」
明秀嗯了一声,没有回答其他的话,她已经再度把我的男根纳入口中。
专心的用舌尖、舌面拍抚我的龟头,我闭上眼,让下体舒适的上传阵阵的电流。
快感即将达到临界点的时候,我捧着她的头看着她的脸,
她做了个手势要我保持原有的姿势,然後媚眼一转,我的精关一松,把肉棒顶着她的咽喉,再射出当晚剩馀的所有。
射精的时候她学着Lily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我问她精液的味道苦不苦?她笑而不答。
我拿了面纸,把她的嘴边的精液擦掉,又打开她的两脚,帮她清理她被淫水溢满的湿穴。
明秀把我的手夹在胯下,娇媚的告诉我说:「Dick,光这点你就会让钗h女人为你劈腿了!」
我们继续拥吻又相互揉抚了几分钟,才牵着明秀的手送她回自己的客房。
我在妻子身边躺下时,想着今晚的奇遇。
今晚,我看了五个女人的裸体,摸过叁个女人的 ,插进两个熟女的蜜壶,嘴 和 各 射一回。
………
星期天我睡到早上九点半以後才起来,妻子已不在身边,我穿条内裤走出房间,大家都已起床。
绍良夫妻弄好了早嚏A大家就吃起简单的早嚏C
桌上我看到妻子和Lily、明秀仍穿着薄纱内衣,只是妻子的内裤已不是天新买的那件,而是一条从没见过的丁字裤。
我有些狐疑的问妻子,妻子脸上一红,看着Lily。
Lily笑着说是她借给Elena穿的,因为她去洗按摩浴缸时,弄湿了原来的内裤。
我接着问:「咦?客房 也有按摩浴缸吗?我没看到ㄚ!」
「客房那有按摩浴缸?我……去Lily房间………帮你…还债。」
妻子低声的说『还债』时,简直红透了脸。哇咧~这这……
屦 A我有些不自在的回到客厅,大家坐下来时,雩扬坐到一堆卫生纸,
为缓和气氛打圆场,他拿起来那团卫生纸说:「昨天谁在这 嘿咻?怎麽都没有收拾残局?」
我吓一跳,这下倒是明秀的脸红咚咚了起来。
快十一点的时候,Cindy卅Poll夫妇又过来绍良家,我看着窗外的天候,发现雨势虽然不减,风势倒是小了钗h,
我就和绍良、Tony冒雨到社区大门去看看。
到了那里,发现路旁排水沟的护墙被昨晚大雨冲垮,使得原来淹水的坡道反而因为没有阻隔,积水都 掉了。
我回来告诉大家道路状况,妻子们因担心临时外宿一夜没回家,不放心家 的情形,就催着老公赶快回去;
我和Elena因为搭雩扬的便车,也就一起告辞。临走的时候绍良再相约中秋节连假时,大家可办一次的家聚。
Elena还以为Cindy会拒绝,没想到她竟然说:「那我得先把家里的小朋友安排好,省得到时候让人耽心!」
奇特的一场台风促成一次很奇妙的家庭聚会,回程时,Elena和明秀已经在车上讨论下次家聚要如何捉弄Cindy夫妇!
我心中盘算的却是,Elena今晚要告诉我她怎样还债!


  最上页
  上一页
 
  发表区首页
下一页  
最末页  




          


  1. Nightclub |
  2. Live |
  3. Recreation |
  4. 0204 |
  5. Triad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