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s Home

Storys Blog


成人小说,色情小说,情色文学 小说,成人文学!同志小说,色情小说,文学,情色,黄色小说
   ·   Return to Website

  最上页
  上一页
 
  发表区首页
下一页  
最末页  
Viewing Page 1 of 1 (Total Posts: 4)


Author Comment    
胡诚



Jun 2, 08 - 9:21 PM
牛郎

牛郎
胡诚是个从事特殊职业的人,他们是专门解决饥渴女人问题的男人。

一日他走进「咖啡店」,在近窗口的位子坐下。侍者端来冰水,胡诚向他要了一份红茶。

壁上的大挂钟,「当!当!当!」连敲了叁下,胡诚抬头望向大门,看见一部宾士在路边停下,一位盛装的女人正跨出车门。

胡诚和这个女人从不相识,但是当她毕直地走向他的座位时,胡诚立刻起身相迎,他心里明白,跟他约会的就是这个女人。

因为今天清晨,胡诚接到了陌生的女人电话∶

「你是胡先生?哦,胡诚,请你下午叁点准时到「咖啡屋」,坐在七号桌子上,我有事和你商量!」

通常这种电话,就是胡诚的「生意」。有生意就有收入。

自从胡诚所上班的那家曙U,被警察查获而关门之後,他们那一群所谓「牛郎」就分散了。

没有固定的根据地,收入就比以前差多了。还好,在以往的那一段日子里,胡诚的服务品质是被肯定的,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有叁叁两两的客人照顾着。

这个女人坐进胡诚对面的椅子,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阵子,紧接着说∶

「你就是胡诚?」

胡诚轻轻的点了点头。女人又说∶

「长得真俊,怪不得大名鼎鼎。」

「谢谢你的赞赏。」胡诚说∶

现在可以告诉我贵姓大名吗?」

「我先生姓周!」女人说。

「嗯,周太太。」他连忙说,心中暗想。原来又是一个结了婚,而准备作「红杏出墙」的女人。

胡诚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她穿的那套服装是名牌,她的手表有闪烁的襄钻,还有那双鞋子及手皮包,都是万元以上的货色。年纪约卅五、六岁。

这是一个送上门来,任我宰割的肥羊!

「周太太」胡诚正眼地问∶

「有什麽事情,能令我效劳的吗?」

「我正要请你效劳。」周太太看我一眼,缓缓的说∶

「不知道你有空没有?我知道你是一个红人十分的忙。」

「忙是忙」胡诚说∶

「不过,再怎样忙,都愿意抽时间出来,替周太太效劳。」

「这样,最好不过了……」她忽然顿了一顿,低下头去,说∶

「我有些麻烦……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胡诚立刻说∶

「这种事,我最明白,不用启齿,我也会了解。」

她睁大双眼,呆呆地问∶

「难道,你会知道我要你帮忙做些什麽吗?」

「不如你就默默无声,你心中要说的话,」胡诚说∶

「我替你讲出来吧?」

「你……」

「我先问你」他举起一只手指∶

「你要找一个年轻的,英俊的男人,对不对?」

「对啊!」周太太立刻点头。

「这个男的,除了外表好,还要会说话、会应酬」胡诚举起第二根手指头∶

「并且要比其他男人更突出,而且要能紧紧抓牢女人的心……令对方折服。」

「对了!对了!」周太太很兴奋地笑了起来∶

「正是我想找的。」

「说对了吧,你不用说,我会替你做的。」胡诚向她摊一摊手∶

「那麽,你说,吧,在什麽地方?你家?还是我家?」

「你家?我家?」她呆住了∶「要做什麽?」

「你和我两个人的约会啊!」他摊摊手∶「什麽时候?现在?晚上?
半夜?」

周太太脸上本来是充满笑容的,这一刹,她脸色一沉,顿时变成青白。

「你在胡扯什麽?」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骂胡诚,把他吓了一大跳。

「周太太」胡诚摇摇头道∶

「你既然约我出来了,我们之间,还不是为这麽一回事罢了嘛……」

「你胡说……」周太太震怒着道∶

「我和我先生结婚近二十年,任何一方从来没有不规不矩的,你在说些什麽?」

这时候,胡诚傻住了,怎麽了?不是这一回事?那麽,是另有其事?

「周太太」他连忙用手掩着嘴道∶

「……难道是我弄错了?」

「你真是糊涂!我有丈夫,我们夫妻恩爱。」她瞪了他两眼道∶

「我是为了我女儿的事情而来的。」

「你要我跟你女儿?……」这时轮到胡诚发起呆来。

「我和丈夫,就只有一个女儿,她叫安琪。」她说到女儿,开始沉郁起来了∶

「我和我的先生对安琪也酗 k爱了,所以把她疼坏纵坏弓,她在家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她更不像话了!」

「怎麽不像话?」胡诚忙问。

「她是个新潮人物」她纠正说∶

「不,不,真是新潮过新潮,我也不知道她是什麽了……唉!一言难尽……」

「她几岁了?」胡诚问道。

「十八。」周太太连忙回答道。

「现在的女孩子」胡诚说∶

「十八岁也该有性经验了,外国的女孩子,更早哩!」

「但是……她早两年已滥交了啊!」周太太叫道∶

「──那时我和丈夫把她打得她半死,现在……也管不了啦!」

「那麽,我又怎麽能帮你呢?周太太!」

「现在安琪更不像话,搭上了一个唱歌的,这个唱歌的,唉!不要说了……」周太太怨声的道∶

「把我的这个女儿搞了,这还别说,一次搞大了肚子,还带我女儿去堕胎。」

「哦,这麽严重?」胡诚问道。

「对啊,到我们知道,她把孩子也拿掉了」周太太气得声音发抖道∶

「我们安琪一向是好出身的,被这个唱歌的搅在一起,越来越不像话,但是安琪现在爱得那个唱歌爱的发狂……所以,这件事,我一定要插手,我要她换个情郎,把那唱歌的甩掉!」

「所以你才来找我?」胡诚道∶

「对的」周太太说∶
胡诚



Jun 2nd, 2008 - 9:22 PM
Re: 牛郎

「我女儿跟那唱歌的浩凯,两个人好得台风都刮不开……怎麽办?」

「我不能再让他们下去……否则……我女儿的一生就送在他手中。」

「所以你找我,周太太!」胡诚提醒她道∶

「你是找错对象了,我不是比那个唱歌的更差?」

「你不明白。」周太太说∶

「我现在就要找一个人出去,把我女儿从浩凯身边拆开,不管你用什麽方法,总之,令我女儿爱上你,这样,就好办了。」

「我不明白!」胡诚道∶

「我女儿爱上你,不就好办了吗?」周太太说∶

「她不爱浩凯,爱上你,到时候我给你一笔钱,你再把我女儿抛去,一切顺利!」

「不懂?」他摇头道∶

「你解释一下。」

第一、她学我刚才一样,也竖起第一个指头道∶

「因为你这种人,最懂得女人心理,什麽女人都见过,要引诱安琪,使她爱上你,必然成央C」

「是吗?」胡诚道。

「对,第二……」她又竖起第二个指头道∶

「我一定要找你这样的人,和我女儿混上以後,我可以用一笔钱,再把你们拆开……这样的人,只有你才能胜任。」

「嗯,认为我见钱就开眼。」胡诚苦笑一下∶

「周太太,那你为什麽不拿一笔钱,索性给那个唱歌的浩凯,叫他和你的女儿断了,这样不更简单吗?」

「唉呀!我试过了。」她气得震抖道∶

「他们就是生死不分离。」

「喔!」他想了想道∶

「看来,这个真是绝望中的唯一希望。」

「你肯定能帮忙吗?」周太太睁大眼睛等待他的回答。

「我收费是很贵的。」胡诚瞥她一眼道∶

「───你付得起吗?」

「你列一张清单出来」她说∶

「一切交际费、追求费等,我都一手包下!还有,到你和女儿一分手,我就送你一笔奖金,你认为怎麽样?二十万元可以吗?」

「嗯!」胡诚想了想道∶

「这包括我跟你女儿上床睡觉的费用?」

「你……你……」她气结地嚷道∶

「你再要什麽钱,开口好了,但是──如果你无法令我女儿倾心,你休想得到半分一毛。」

「这也公平───」於是胡诚就说∶

「好吧!就担任这个特别的任务了,现在,先给我一些详细的资料。」

「可以。」她打开她手皮包,把一张照片取出,便道∶

「这张照片,就是我女儿跟那个坏男人在一起拍照的!」

胡诚接过一看,安琪身材苗条,一头长发,有点野,十分洋化。她身边是一个抓着「吉他」的青年,满面的胡子。

「怎麽?这个浩凯满脸胡子?」胡诚吃惊地道∶

「其貌不扬!」

「是啊!」周太太越想越气道∶

「真不知道我女儿看中他那一点。」

「想来必有原因。」他喃喃地道∶

「在什麽地方可以结识你那女儿呢?」

「还不是在安琪工作的夜总会?」周太太说∶

「每天浩凯在台上唱歌,我女儿就在台下听他唱,天天泡在那儿。」

这间「小屋」夜总会,真是十分新潮,全部都是粉红色、紫色,连灯色也是迷迷幻幻,非常令人陶醉的。」

胡诚选了一张角落的位子坐下,一双眼睛像探射灯一样,首先向四面一扫。
乐台上有五个人的新潮乐队正在奏热烈的音乐,这五个人中,有一个边唱边弹吉他的,满脸都是胡子,他一眼瞥见,立即就认出那人正是浩凯。

接着,向舞池中一看,立即见到一个少女在舞池中狂跳乱舞,她边跳边叫,头发散成一排,犹如着了魔似的。

再仔细一看,这个少女是周太太照片中的女儿──安琪。

於是胡诚开始注视她,只见她不断地扭动,胸前一双乳房具有弹力似地,上下左右箪妗 A她浑身好像一团火,又如海洋中的波浪!一下下地掀动着,这个少女完全是一枚炸弹,随时会爆炸似的。

看她跳舞,就可以知道,周太太的话一点不错:这个女孩子十分野,野得难以控制。

一连跳了四五只舞,安琪才满身大汗的回到座位来。

她的座位原来就在他不远的地方,坐下後,她不停地用纸巾抹头上的汗,还用手拨着她肩头上的头发。

胡诚招了招手,把站在一边的侍者叫了过去,跟侍者说∶

「见到那位小姐吗?替我送一杯柠檬汁过去。」

胡诚说着指指安琪,侍者点点头,没有多久,他拿了一杯果汁,走到安琪的身边。

那侍者把果汁放在安琪的桌子上,指指胡诚,安琪跟随着侍者所指的方向,眼睛向他这边望过来。

於是,胡诚向她点了一点头。

想不到,没有多久,她抓着面前的杯子,走到胡诚的座位来。他还未开口,她已经把杯子在他面前一放。

「还你!」她嘟着嘴道∶

「我不喝柠檬汁的,要请客,就请喝香槟,倒还差不多。」

「你要喝香槟?」胡诚立即一伸手,把侍者叫了过来道∶

「───香槟!」

侍者呆了一呆,问道∶「要那一种香槟?先生?」

「拿最好的给小姐。」胡诚说∶

「最贵的那一种。」

侍者走开,安琪用一双怀疑的眼睛看看他,但是却又有不屑的神色。

「奇怪」她喃喃地道∶

「夜总会里这麽多人,为什麽偏要请我喝?」

「因为我昨夜做了一个梦。」胡诚跟她说∶

「我梦见到夜总会来,见到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子,我认为那是灵感,今天晚上我就到夜总会来试试,我相信我的灵感一定很灵验。」

「那麽」她看看胡诚道∶

「现在,你觉得自己的灵感准不准?」

「准极了!当然是准极了!」他连连点点头说∶

「我一坐下来,立即就见到你在舞池跳舞!哗!不得了……。」

她看他一眼,忽然「噗嗤」一笑∶

「油嘴!你以为我是叁岁孩子吗!」

侍者把一瓶上等香槟取了上来,然後「卜」地开了瓶说A替两人各斟了一杯,接着把酒埋在冰桶里。

「为你解渴的香槟来了。」胡诚伸手向她举起杯子。

她拿起香槟,喝了一口,然後看看他,完全是在打量。

「你心中存什麽念头?」她开口问。

「如果我有念头,你会怎麽样?」胡诚问。
胡诚



Jun 2nd, 2008 - 9:23 PM
Re: 牛郎

「你别想了。」她啜着酒道∶

「你是不会成左满A所以,你还是死了这一条心了。」

「是因为你已有了男朋友?」胡诚说∶

「所以你对其他的男孩子就没有兴趣了?」

「也部C」它的眼光是傲慢的。

「这样,你就太蠢了。女孩子不可能只有一个男朋友,如果只有一个,怎麽比较?」

「我的男朋友听到你说这一句话,他就会揍你一顿」她边说边指乐台道。

「他现在正在台上唱歌,我的每一举一动,他都注视着,你要小心。」

「我不怕他,我愿意与他作一个此较。」他看台上的浩凯一眼,故意说∶

「怎麽?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好像丑了一点啊?」

「什麽?」她睁大双眼∶

「你说浩凯丑?他是乐队中最英俊的一个了!」

「你的审美眼光,真要好好的训练了。」他刺激她说∶

「找了浩凯这样的男朋友,没眼光……」

「任何人说我男朋友的坏话,我都不会听!」她一脸怒容地挥手,离开桌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去,看也不看他一眼。

胡诚一时没主意,刚刚明明已经搭上手,却想不到她会发脾气。想起周太太开的条件,不能就此罢手。但是她既已怒而离去,只有先结帐,另想办法了

当胡诚走出门口时,背後传来急速脚步二有个声音在他身边笑了起来。

回头一看,是一个女的,一头的卷发,一双眼睛闪闪地看着他。

「你笑什麽?」胡诚问她。

「你别想了。」她说∶

「你是追不到她的,她是浩凯的女朋友。」

「是浩凯又怎样?」胡诚道。

「她对浩凯死心塌地!」那女的走上来道∶

「不过,她虽对浩凯一片痴心,浩凯对她,可不是那麽一回事。」

「怎麽?……」胡诚异地看着她。

她又哈哈地笑了一阵,看她模样,那阵笑声中,好像蕴藏着很多秘密。

他急忙将她拉到一旁,掏出两张仟元大钞,塞进她的小手之中。

「这麽大方?」她有点吃惊地说。

「只要你告诉我一些秘密。」他低声的说∶

「你知道什麽?」

「这个安琪是好人家的女儿,她对浩凯锺情,不过浩凯却未必对她那麽专一。」

「你怎麽知道浩凯不专一?」胡诚问道。

「因为浩凯跟我的一个女朋友搞,明白吗?」她微笑着,向他抬抬眉∶

我这个女朋友什麽都告诉我。安琪盯浩凯很紧,可以说寸步不离,但是,浩凯还是有办法走私。」

「怎麽走私?」胡诚问。

「他们乐队每星期有一次练习啊,浩凯都藉着练习做藉口,其实是跟我那个女朋友在一起。今天又是练习的日子了,安琪会回家去,而我那位女朋友就跟着後头来了。」她说∶

「他每次练习,安琪就回家去。但是练习时,我那女朋友就会到这里来跟他见面,然後跟他回家。」

「你朋友叫什麽名字?」

「露露。」

胡诚总算有点儿秘密情报了。

他向那女的挥手告别,到街上转了一圈,然後又重新进入「小屋」夜总会安琪用手托着脸,双眼呆视乐队,目不转睛地盯住浩凯的脸上。

「安琪。」胡诚坐在她面前。

她见到又是胡诚,瞪呆了道∶

「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打听到的。」他说∶

「我叫胡诚,今天是盯住你了!」

「盯住我做什麽?」她呆呆地问。

「因为我知道浩凯今天晚上没有空。」他说∶

「他要练央C在女人肚皮上练央C」

她的面色一沉,立刻咒骂∶

「你在胡说些什麽?」

「我是帮你的忙。」他想了想∶

「信不信由你,他除你之外,还有另一个女人。」

胡诚这样一说,她知道事态严重了,顿时一呆∶

「───另外一个女人?」

「对」他挑起眉尖∶

「你想不想证实?我可以证实浩凯是一个骗子。」

「怎麽证实?」她屏息着。

「他一星期练一次歌,是吧?」胡诚问∶

「练歌时,你就独自回家是不是?」

「对。」

「对!这个浩凯,好像一头狡猾的狐狸」他说∶

「你一走开,他马上就有另外一个女人……趁你不知道,两人拥在一起,开心极了。」

「啊……?」她倒吸进一口气∶

「你胡说!我绝对不会相信你这种鬼话!」

「我还知道那个女人叫露露。」

「我去问浩凯!」她说着窜身站起来,激动地想往台上去。

「慢着,怎麽你这样笨?」他摇了一摇头∶

「你这样去一问,完蛋了!就永远没法知道他对你是否真心。」

「怎麽办?」她好像失去了主意,连忙问道∶

「你说要怎麽办?」

「你听着」他噤声说∶

「你不要动声色,就像平常一样,让他在这儿练歌,假装回去,嗯?
然後,我在门口等你。我让你看他的真面目。」

「好吧。」她皱着眉,望望乐台上的浩凯,狠狠地说∶

「嘿……他敢骗我……嘿!」

胡诚在「小屋」夜总会的门口等了好一会,已是凌晨时候了,气候很冷。

不久,安琪从夜总会出来了,望望东,又望望西。

「这里」他走上去,急急跟她说∶°来,你跟我来,我们到马路对面去。」

他带她到对面一幢住宅的横门边,拐了进去,用墙壁遮住自己。

夜总会门前的霓虹灯熄了,夜总会这时已经打烊了。

就在这时候,一辆计程车在夜总会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少女从车子跳下,付了车资,向夜总会进去。

「见到没有?」他指指那个女的,隔着马路,胡诚见到那个女的很具青春魅力,绝不比安琪差。

「这是露露啊!」安琪叫起来。

「是露露。」他点头∶

「你认识她?」
胡诚



Jun 2nd, 2008 - 9:24 PM
Re: 牛郎

「不相信」她反驳着说∶

「露露和我是好朋友,而且……她跟浩凯根本不可能有一手的,我不相信!」

「世界上,有钗h事,你是猜不到的。」他说;「有的女孩子,偷别人的情人,就像叁只手的厉害,一下子,嘿!就已经搭上手了,神不知,鬼不觉!」

「我去跟她拚命!」安琪眼中冒火,突然向前直冲。

「慢着!」他一手拖住她∶「你这样向前一冲,就什麽都完了。」

「你似乎很想破坏我跟浩凯。」她突然之间怀疑起来∶

「这是为什麽?」

「这解释还不容易?」他一笑,看着她∶

「因为我对你有兴趣,所以,我不愿意见到你让一个无情郎所骗。」

「我实在不相信浩凯会是个无情汉……我一心一意的对他,我不相
信他会是一个无情郎……」她急急地说。

「这个世界上,知人知面不知心。」胡诚跟她说∶

「而且那个浩凯,满面的胡子,一副流氓相,他怎麽能配得上你?」

「他自然有好的地方……」她瞥他一眼∶

「你不会明白……」

他们在墙边站了一会,天气越来越冷,他见到她抖索,就伸手把她拥在怀内。

「你做什麽?」她竟然会厉声问。

「你冷啊,不是吗?」他说∶「看,你的嘴唇也变紫色了。」

她一脸的不服气,就在这时候,夜总会门口有人影走出来,黑影中看到浩凯满脸的胡子。

「喂!」他襟声说∶

「看,你的那一个情郎出来了!」

安琪向对面马路一看,顿时,她便吸进一口气。

只见露露跟着浩凯出来,她的手牵在浩凯的臂弯中,她整个人靠在浩凯的身上,亲热得很。

安琪好像一枚炸药一样,立即就要爆炸起来了。

她想向前扑去,但是被一拖,胡诚用力地把她拉住。

「我不会放过他们我要报复!我要报复!」她咬牙切齿地叫。

报复,这样就最好了。」他说∶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再找一个情人了。」

马路对面的露露和浩凯已经拥在一堆了,两人的影子贴在一起,真是难分。

这时一辆计程车迎面驰来,浩凯伸了一伸手,把车子召停了。接着,他们双双相拥着坐到车子里去。

「她跟他走了!」安琪张大嘴,尖叫起来∶

「露露跟着浩凯上车走了!」

「当然!」他说∶

「她是跟着他上车,然後到他家里丢,去跟他做爱了。」

安琪一听,立即也挥手叫了一部车子。

「你做什麽?」胡诚急问。

「我不能便宜他们!」她跳上车道∶

「我要找他们算帐!」

她说着把车门一关。

胡诚见到她如此激动,立即把车门打开,也跳了进去。

她向司机报了地址,车子像箭般一样地驰去。

「你上车来做什麽?」车子驰了一段路程,安琪才问着。

「你这样激动,我要看着你!」胡诚立即告诉她说。

「怕我杀人啊?」她双眼直瞪,鼻子哼了气道:「嘿!我倒希望手中有把刀,这样我就可以砍死他们!」

「天啊!」胡诚叫着∶

「杀人要偿命!你杀了那个大胡子,既不英俊又不专情,值得吗?」

她看看他,咬牙说∶「谁跟你开玩笑?我现在就去捉奸!」

「为了怕有意外,我还是看着你。」他坚持说∶

「你不反对吧?」

她忍着一口气,不再说话。车子在路上兜了几个弯,到了一幢大厦前。

「我要捉奸成双!」她咬牙切齿,向大厦内走。

她走进电梯,用手一按,按了最高的一层。

「你认为浩凯把露露带回家了吗?」胡诚问她。

「当然哟!」她说∶

「不然,他又何必说谎要甩开我?他不把露露带回家,难道还会在街上做爱吗?」

电梯一直升到顶楼,停住了。他们走出电梯的门。

「你怎麽进去?」他看看大门是关着,悄声问她。

「嘘───」她噤声打了一个眼色, 洧咧 铟C把耳朵轻轻地贴在门上,小心翼翼地向内窃听。

听了一会,她看看他,点了一点头。

「他在里面。」她说∶

「她也在里面,他真的把露露带回来了。」

「这样……」他问∶「你怎麽破门而入?怎麽捉奸成双?」

我自然有办法。°她说着俯身拾起门前的草织地垫,向地垫下一摸,摸出一把门匙来,扬一扬道∶

「浩凯记性不好,常常遗失门锁!所以通常他遗留一把门锁藏在地垫下面只见安琪悄悄地把门锁向门上的匙孔内一插,然後缓缓扭动。

大门被她打开了,两人向门内一望,只见屋内一片漆黑。

「他们在卧室内。」安琪向灯光张望一眼,悄声说。

按着她 泵V走廊走去,他一步也不放松地跟着安琪向前走。

才走进走廊,已经听到一阵女人的笑声,是露露在笑。

「你不要乱摸嘛……嗯……你看你……嗯……」露露咭咭地笑∶

「啊,你摸得我全身毛孔都发 了,哈哈哈……」

她靠近墙,一点一点地走近房门。

这房门,是半开着,灯光与声浪从里面 出。

两人向门缝内张望着。

不望犹可,一望之下,安琪气得全身发抖,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只见露露全身脱光光的躺在床上,浩凯也脱光了衣服,像一头野兽。

他伏在她的身上,用手在轻轻抚摸露露的双峰,又搔她的小腹。

「你坏……你坏……」她边笑边叫∶

明知道人家怕 ,你还偏偏搔人家的 ……你好坏……你好坏。」

咭咭咭°地,她又发笑了。

「你那个安琪怕不怕 啊?」露露问那个胡子说∶

「她又怎麽能受得了你这样的触摸啊……啊……嘻嘻嘻……」

「安琪不怕 !」浩凯回答道∶

「安琪啊!她最怕这一个。」

「怕什麽?……」

就在这时,浩凯的头低下去了。

他脸上的胡子触在露露的身上。

他上上下下地移动他的脸,胡子就在她雪白的身躯,上上下下地扫动着。

「……啊……啊…… …… ……」露再也忍不住了,全
身颤动起来。


  最上页
  上一页
 
  发表区首页
下一页  
最末页  




          


  1. Nightclub |
  2. Live |
  3. Recreation |
  4. 0204 |
  5. Triad

inserted by FC2 system